新太阳城app

千回百转的等待

  从小就喜欢李白这首五言绝句《怨情》,庭院深深深几许,杨柳堆烟,幕帘无重数。古人思念亲人,总要登高望远,那是男子的做法,而女子“千年深藏”,不能抛头露面,于是只好“卷珠帘”,望着离人去的方向以寄托思念之情,期待离人回来。因为思念太深了,情太深了,所以不知不觉就流下相思泪,明明是恋恋思忆,却偏偏咬牙切齿来一个“恨”字。首先是“卷珠帘”,然后“深坐”,再“颦蛾眉”,最后“泪痕湿”,一个孤独的女子的思念之情,行动可见,情态逼人。李白此诗写“怨情”,却写出了许多说不出,也无从诉说之处,使人无处下口通问,只有一缕余音袅袅,幽深婉曲。

  这是一种中国式样的爱情,含蓄到无法言语,坚韧到百折不挠。在珠帘孤灯下等待他,在春去秋来中遥望他,在地老天荒里陪伴他。这样的爱情,也许曾经在一个湮没的年代里发生过。也许还会一直存留在我们的理想里。等待一个人,要有多漫长?承诺常常很像蝴蝶,美丽的飞旋然后不见,但她相信他给的誓言,就像一定会来的春天。天上的星,海里的水,都抱着千年万里的心,在那儿等待。只因总在揣想,幻化而出时将会有绚烂的翼,今生才甘心,做一只寂寞的春蚕,在金色的茧里,期待一份来世——再见之时难道不是恍如隔世?

  一个“等”字,唱尽多少无奈和惋叹。也试过有等待离人的日子,檐下不断线的雨丝,在地面上砸成惊心的粉碎。侧耳倾听,生怕漏掉一句,命运无意泄露的私语。常常走神,分不清此日与彼日,沉溺在生活的细节中:花一个下午的时间剥青豆,或缝补一件用不着的衣服。不过是为了收回视线,专注于手头细事,不要隔着茫茫人海默默远眺回忆中那一抹淡淡的背影。水波不兴的湖面下,大团躁动的鱼群互相追逐,那颗等待的心,根本安稳不下来,密云不雨,悬在半空中。

  玫瑰花的艳红,是拿给女人点缀的;鸡尾酒的翠绿,是拿给男人浪费的;高楼上的灯火,是拿给旅人凝视的;有的女子的青春,是拿给她等待的那个人挥霍的。抬头望,无辜的月亮在天际漂泊,此去经年的等待里,在吟哦俯仰之际,月亮顿挫成苍茫。秋天到来,依然只影孤单凄凉,还是飘飘荡荡,依然充满幻想。在尘封的岁月里空空地等待,等待究竟是寂寞还是美丽?也许很多时候我们舍不得放手的,正是我们的付出和等待本身。

  如今,在即时社交网络下,相识变得很不惊艳,等待变得不是很悠长。没有了漫长的等待积累,一切的滋味不再如从前深情绵邈。从前慢,怀着一颗花儿一样温柔的心,来慢慢等待,等待一生中所有的悬念。这一等,是无望的等,是来生的等,是明知不可等的等,求不得、爱别离又怎么样呢?众生皆苦,等待也是一种美丽的心情。等待的时候,可以看书写字,可以吟诗作画,可以赏花弹琴,只是时时不曾忘记等待的人。痛苦吗?不,经过冬天的等待,春天的绽放,夏天才是属于花的世界。在泥土的芬芳与守候中,在四季的轮回与流光飞舞中,把自己的影子磨得像一颗鹅卵石,在细雨中,闪闪发亮。

  天亮了,在每天的开端等;夜来了,在梦乡中等;春,在姹紫嫣红中等;夏,在流火如金中等;秋,在悲风呜咽中等;冬,在茫然孤寂中等。帘外雨声急,匆匆而过的是时间。心中五味陈杂,漫天的思念翻滚如潮,却依然只是轻轻淡淡的吟唱。

  那几乎是一个草木时代,在等待中写写诗,与春风对酌,与秋月相望。爱里最无力的无奈就是“等待”,但这种等待就是爱情本身。爱是耐心,是等待意义在时间中慢慢生成。爱如掘井,需要足够时间去探索,去挖掘,去守候,去等待,去流泪,去坚持,去相信。可是恰恰如今我们什么都不缺,最缺的就是时间。我们在经历一个速食爱情和快餐婚姻的年代。分开得越来越快的原因,是因为,没有时间与耐心了解一个人,更没有时间去原谅与守候一个人。

  从遇见到接受,从磨合到改变,从烟花火到长相守,曾经要走一条千山万水的路,曾经要经历千回百转的等待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上一篇:在李清照的深秋里

下一篇:杨颖古风造型引热议水袖红唇古典浪漫还是尽显风尘感?